您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中企新聞】課堂與崗位對接 職高與大學聯姻 >> 閱讀文章

【中企新聞】課堂與崗位對接 職高與大學聯姻

2014-03-30 16:24:31 來源:

課堂與崗位對接 職高與大學聯姻

  核心內容摘要:高中、大學、企業三家合力突破傳統的條條框框約束,按照“總體設計,分步實施”的方案依約而行。通過“以崗位之終作為課堂之始”的教學內容設計,實施“把企業崗位能力轉化為教師傳授的內容,再把教學內容轉化為學生能力”的育人模式,取得了“把企業崗位和項目引入校園,讓學生未出校門就上崗”的教學效果。繼而研發出與普高三年級第二學期對接、與職高兩年制對接的課程體系和基于職場素質教育的喚醒教育內容。7年來,把近4000名職高生和高考落榜生,輸送到了連優秀本科生都不容易進入的中關村高技術崗位就業。真正構建了一條高中、大學、企業三家合作的人才培養供需鏈。

  鏈條斷裂:大學與崗位脫節

  假如初中所學的內容不能成為高中的臺階,高中所學的內容不能成為大學的臺階,大學所學的內容不能成為企業崗位的臺階。則前面各環節所學的內容將與就業失去因果關系,變成了無果之因,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只開花,不結果”。當大片的桃李樹“只開花,不結果”時,我們就必須要考慮花為誰開的問題了。

  職高所學的內容與高職所學的內容之間,高職所學的內容與企業崗位所需要的內容之間,就是因為缺乏這種階梯關系和因果關系,才使得多數職高畢業生要么在當地找個藍領層面的工作,要么通過對口升學再次流回學歷教育的陣營。我們把這種上下脫節狀態稱為“斷鏈”。

  大學生失業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斷鏈”。若想去掉“斷鏈”的弊端,把大學所教的內容與企業崗位需求之間的鴻溝填平,就必須把企業崗位所需要的內容,變成大學課堂所講的內容。而對于一人一個工位的企業來說,不可能拿出時間和精力,給打著校企合作名義來“實習”的大學生當陪練。沒有辦法真正成為讓大學生來“鍛煉”的實習基地。

  北京中新企業管理學院經過近7年的探索與實踐,最終由其永久性戰略合作伙伴世華智業集團董事長姜嵐昕先生擔任總設計師,在北京中關村30余家高技術企業和世華智業集團所屬北京華夏管理學院的參與和支持下,終于研究出一整套集教育技術和教育管理于一體的高等技術職業培養模式。繼而通過這種人才培養模式,把大學所教的內容與企業崗位需求之間的鴻溝填平了,把課堂與崗位之間的“斷鏈”對接上了。

  以終為始:課堂與崗位對接

  何謂以終為始?就是大學的教育內容、教學方法、評估方式、校園文化、就業標準及相對應的教師能力等內容,都將按照企業中非常具體的崗位需求為標準。

  如何才能做到以終為始呢?

  來自中國軟件集團,并參與了兩家公司成功上市的北京中新企業管理學院院長馬力博士說:“搞清這個問題的前提,是要搞清楚教育為誰服務?有的辦學者強調以專業為中心,卻搞不清專業為誰而定;有的強調以學生為中心,而學生本身都不知道自己該學什么?應該依據目標崗位實際需求設置專業內容。再依據學生自身的能力屬性和這種能力屬性所適合的目標崗位,來規劃其所學的專業。”

  馬博士的這段話說出了所有問題的實質,也說出了該院人才培養模式的真正價值。他們是如何發現學生自身的能力屬性,并繼而依據這種能力屬性發現所適合的目標崗位的呢?

  1.“三維測試法”和“專業選擇試學法”

  有過12種崗位經歷和經驗、獲工商管理學博士、兼任新加坡亞洲管理學院創業管理學博士生導師的馬力博士,憑借其豐富的閱歷和知識,經過近9年時間,研究出一套依據學生性格屬性,偏好屬性、遺傳屬性,來測試學生自身的能力屬性及所適合的目標崗位的“三維測試法”,用于學生入學時預選專業前的輔導測試。馬力博士在講述“三維測試法”的原理時說:“崗位不同,需要不同能力屬性的人。例如,危險職業營造企業文化的核心是:我的使命比我的生命更重要。而營銷類崗位所營造的文化是:創造價值比面子更重要。由于‘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的緣故,人的能力屬性會有很大差異。崗位沒有優劣,只有當你的能力屬性與崗位所需要的能力屬性不匹配時,你才會變成劣勢。”有人提出質疑:入校學生經過能力屬性測試后,預選的專業就一定會適合他們的能力屬性嗎?假如一旦測試失誤時,學生同樣會因盲目選擇而影響自己一生呀!

  該院針對預選專業的學生,進行為期3天的自由選擇專業試聽,組織各學科帶頭人,向所有學生介紹各自專業的課程內容、就業方向、所學專業需要的能力屬性等內容。讓學生通過各專業的介紹和教師的課程試講,感受其對不同專業屬性的適應能力。允許任何學生在一個月內調整自己的專業,在一個學期中可在本學科方向內重新選擇任何專業。

  2.“以終為始”的教學內容,“原理歸元”的教學方法。

  談到大學所教的內容與企業崗位實際需求“斷裂”問題時,北京中新企業管理學院黨委書記陳建軍博士介紹說:“現在大學的教學內容之所以與企業崗位需求脫節,原因在于所設專業針對的是行業而不是崗位。就好比我們的師范學院,每個專業所設課程都達到幾十門。它是針對整個教育行業的需要設置的。我們學院是精準地針對具體崗位所需要的崗位技術、崗位素質、崗位文化等內容,把傳統的面向行業的幾十門課,濃縮為幾門課。假定我們把40門課程濃縮為8門課程,則意味著在同樣的學習時間內,我們比傳統模式多學了5倍。由于我們是兩年,本科是4年,就等于我們比傳統的本科多學了2.5倍。加上我們聘請有多年崗位經歷的業務精英來編課,來帶班授課,不少的教師本身就有自己的經營機構,把自己公司的項目引入到校園來,作為學生的‘項目課堂’,使學生沒出我們的校園就在真實的項目和真實作業的崗位環境中實踐。二年級始就設定自己的生意或項目,畢業后有的就成立了自己的公司。”

  針對民辦高校生源基礎相對較弱的特點,他們歷經7年研究發現:學生聽不懂就悟不透、悟不透就記不住、記不住就用不熟、用不熟就更沒有興趣聽了,逐漸形成惡性循環。開始兩個月的專業課還都有興趣聽,兩個月過后就逐漸地掉隊了,慢慢地就把不學習變成了心安理得。因此,該院發明了“四棒傳遞教學法”和“五能訓練模式”。針對“聽不懂”他們發明了“實用理論教學”模式,讓學生一聽就會,一學就懂;針對“悟不透”他們發明了“案例感悟教學”模式,使學生不用重復復習,就在案例中重溫及消化了本來就已聽懂的實用理論;針對“記不住”他們發明了“項目實訓教學”模式,讓學生在企業引入的真實項目中體驗和消化學過的知識;針對“用不熟”他們發明了“崗位實操教學”模式,使學生在引入到校園中的企業作業崗位上,把知識轉化為技能。他們把這一整個過程稱為“以終為始,原理歸元”。

  來自內蒙古扎蘭屯職高的張榕同學說:“中新企業管理學院的四棒教學法和五能訓練模式非常實用,像我這樣的職高生,入學時經過能力屬性測試后,我選的藝術設計專業,對于藝術設計我是零基礎,自己都沒想到我能學成啥樣。我是今年初畢業的,不到3個月,我轉正工資4500元,實際連獎金每月拿到7000多元。在我應聘時,與我同臺競爭的有本科生也有研究生,我勝出了。我們學院的商學院、計算機學院和藝術學院的學生,可以說絕大多數在應聘時與一些本科生競爭一個崗位時,絕大多數都勝出。”

  資源共享:職高與大學聯姻

  7年前,吉林省舒蘭市職業高中的崔志武校長與前來吉林參加校長論壇馬力院長相遇,馬院長在會上關于職場化教育人才培養模式的講解,深深打動了崔校長。剛一散會,崔校長就向馬院長提出了兩項合作請求:一是教學內容和教學方法的對接,叫作教學技術對接;二是教育內容和教育方法的對接,叫作教育管理的對接。

  1.總校輸出教育技術,基地校提高生源質量。

  在合作方式上,北京中新企業管理學院稱為基地總校,吉林省舒蘭市職業高中稱為基地校。他們共同成立教研組,基于基地總校的教學內容和教學方法,設計出面對舒蘭基地校在校學生的二年制課程,其教學方法及考評方式都由基地總校為基地校教師培訓和指導。舒蘭基地校面向當地初中畢業的學生,招收二年制“中關村高技術崗位定向班”,兩年達標者進入到北京基地總校二年制大專層面的培養模式,面向中關村高技術崗位培養人才。雙方把這種合作模式簡稱為“中關村高技術崗位2+2定向班”。

  這就意味著,基地總校要將其經歷7年與中關村企業共同研發的培養高技術崗位人才的教育技術,輸出給舒蘭基地校用,并且負責全程的培訓和實施的指導。

  當舒蘭基地校的教師首次來到基地總校培訓時,為他們作培訓的都是有多年企業崗位經驗的崗位技術精英,而傳授的又都是比傳授技術經驗更讓人易懂的“四棒傳遞教學法”和“五能訓練模式”。使舒蘭基地校的教師一下子就找到了“以學生未來就業的崗位之終,作為學校教學之始”的感覺。使舒蘭基地校定向班所學的內容,真正與該班學生未來所進入的高技術崗位需要的內容對接。

  7年過去了,舒蘭基地校似乎一夜間產生了品牌效應:舒蘭職高“定向班”能讓職高生進入連優秀本科生都不容易進入的中關村高技術崗位工作。

  尹大龍同學當年考上舒蘭一所重點普高,讀了一年,居然從普高退學來到舒蘭基地校定向班,繼而到北京基地總校培養。畢業后被分到中關村高技術企業,兩年后提升為技術總監。舒蘭電視臺為此作了追蹤采訪和報道,尹大龍的一番話使許多盲目追求學歷的同學產生了頓悟。

  舒蘭基地校“2+2”定向班的學生,4年就進入了中關村高技術崗位。在這個公司工作3年時,薪資多數在7000元至9000元左右。

  2.基地校負責喚醒,基地總校負責提升。

  針對職高校生源基礎相對較差、不少學生受多種因素影響產生嚴重消極心理的特點。舒蘭職高在與北京中新企業管理學院“職場化三維教育”對接過程中受到了啟發。他們發覺:“職場化三維教育”能夠把近3000名高考落榜生,通過兩年的培養就能輸送到連優秀本科生都不易進入的中關村高技術崗位工作,除了教學內容和教學方法之外,是實施了比教技術更為有效的、且不為多數高校所熟知的“崗位素質教育”和“崗位文化教育”。因此,舒蘭職高運用“中關村高技術崗位2+2定向班”的合作成果作為喚醒學生的素材。他們以“定向班走進中關村的就業明星案例”和基地總校“品行分管理體系”等內容為工具,提出了“喚醒教育”的管理理念。歷經4年多的研究與實踐,他們的成果被納入到中央教科所“積極心理健康教育”研究課題。現在已通過驗收,在吉林教育界已成為多方關注和傳播的中等職業教育行之有效的教育管理模式。

  成果帶給學校的是品牌,帶給員工的是信心。帶給學校的是效益,帶給員工的是價值。年齡大一些的教師說:“見到從中關村回來過節的定向班畢業的學生,我又找到十幾年前見到回家過節的大學生的感覺了,那時我常對不愛學習的學生說:‘只要你考上大學,命運就變啦!’今天我敢對學生說:‘進入定向班,你的命運就變啦!’”

  多方參與:合作與共贏并存

  “課堂與崗位對接,職高與大學聯姻” 的合作模式,7年來,經過中關村眾多企業及多方的共同參與推動,形成了對傳統教育模式的徹底革命。

  學院組織教師和學生構建“人力資源外包”的承接項目機制。有的中關村高技術企業已與學院共同成立了研發中心和項目承接與實施小組,并設在學院校園共管共建。

  獲得“最具影響力的十大培訓機構”、“最具實力的十大教育集團”品牌的世華智業集團公司,一直追蹤關注“職場化三維教育”培養模式的發展。2008年,投入巨大資源參與和支持這種教育模式。與北京中新企業管理學院簽訂了正式合作協議,該集團公司董事長姜嵐昕先生親自擔任“職場化三維教育”培養模式的總設計師,擔任北京中新企業管理學院的名譽校長。憑借世華智業集團10年來給3萬余家企業和13萬多總裁作過培訓的客戶資源,全面推進這種教育模式,并把這種集教育技術與教育管理于一體的教育模式,全面引入到其所屬的北京華夏管理學院。

  有的地區的普通高中校,萌生了與北京中新企業管理學院共建“0.5+2”定向班的念頭。他們說:“如果能形成高三最后半年與北京基地總校的‘0.5+2’定向班合作,許多學生可以獲取本屬于優秀的大學畢業生才有可能拿到的進入高技術崗位的能力,特別希望能合作。”

  北京中新企業管理學院的“職場化三維教育”人才培養模式,已經獲得了廣泛認可,且這種合作正在不斷地擴展。相信這種真正的高等職業教育模式,必將吸引更多學校的參與和支持。

 

大圣捕鱼最新版下载 永利棋牌? 上海期货配资网 篮球比赛规则 单机正宗哈尔滨麻将 关于加拿大28揭秘 股票融资买入是好还是坏 手机捕鱼赚钱游戏平 大地棋牌下载老版 未来云南麻将 保山 捕鸟达人3 闲来贵州麻将苹果版下载 河北快三走跨度走势图 河南22选5结果 股票行情今天大盘走势图 庞大集团股票吧 填大坑棋牌规则